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中国早期乳腺癌患者,术后复发风险大幅降低34.3%

时间:2021-06-10 15:48:06来源:中国医院院长作者:中国医院院长
乳腺癌与一个国家的GDP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具有相关性。最近几年,我国乳腺癌发病率明显上升,乳腺癌已经成为我国一个非常常见的肿瘤类型,也是女性发病率最高的癌种。每

 

       乳腺癌与一个国家的GDP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具有相关性。最近几年,我国乳腺癌发病率明显上升,乳腺癌已经成为我国一个非常常见的肿瘤类型,也是女性发病率最高的癌种。每年约有36万到40万新确诊的乳腺癌。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外科主任兼乳腺外科主任邵志敏教授介绍,目前我国乳腺癌的高发年龄在45岁到55岁之间,但流行病学调查和相关模型表明,我国乳腺癌的中位发病年龄在逐渐向后移,预计二三十年后,乳腺癌的中位发病年龄会与欧美人群相似,随着年龄越高,乳腺癌的发病率也越高。

 

       一、不同分子分型,实现乳腺癌的精准治疗

 

       尽管都是乳腺癌,但根据激素受体、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的表达情况,可以将乳腺癌分为几种不同的亚型。

 

图片11.png

图1、组织学和免疫组织化学定义的乳腺癌亚型

 

       复旦大学肿瘤医院外科主任兼乳腺外科主任邵志敏教授着重强调不同乳腺癌亚型的治疗特点,Luminal型乳腺癌约占中国乳腺癌的60%-65%,占欧美乳腺癌的70%。这类乳腺癌的特点是使用内分泌治疗药物有效,早期复发风险低,但是随着治疗时间的延长则复发风险就明显增高。如果患者有淋巴结转移,或雌激素受体阳性但孕激素受体阴性,或肿瘤病灶比较大,或脉管存在癌栓等,都是高危复发的风险因素。

 

       对于HER2阳性或三阴性乳腺癌,则往往是早期复发风险比较高,但如果这部分患者挺过三四年时间,复发和转移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2019年,邵志敏教授团队绘制了“全球最大的三阴性乳腺癌基因图谱”,在国际上首次提出“复旦分型”,将三阴乳腺癌分成了4个不同的亚型:免疫调节型(IM)、腔面雄激素受体型(LAR)、基底样免疫抑制型(BLIS)、间质型(MES),为三阴性乳腺癌的分型施治奠定了基础。

 

       邵志敏教授牵头的FUTURE临床研究表明,对于经过多种治疗方案病情进展的三阴乳腺癌,根据“复旦分型”分为7组,分别给予不同的治疗方案。结果表明免疫调节型(IM)乳腺癌经PD-1和白蛋白紫杉醇治疗,应答率可达52.6%。基底样免疫抑制型(BLIS)使用抗血管生成药物的治疗应答率达26.1%。这是非常难得的疗效数据。

 

       多线治疗失败后的免疫调节型(IM)三阴性乳腺癌使用免疫联合化疗治疗效果很好,那么免疫调节型(IM)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复发转移后一线治疗就使用免疫联合化疗的效果会怎样呢?为此邵志敏教授团队进一步设计了FUTURE-C-PLUS研究。研究结果发现治疗的应答率高达81.3%。这是目前三阴性乳腺癌取得的最好疗效。FUTURE-C-PLUS研究入选了2021年ASCO口头报告,FUTURE-C-PLUS研究对三阴性乳腺癌的治疗具有很好的启发性,研究结果让大家备受鼓舞。

 

       二、70%的乳腺癌等了20年,手术后如何降低复发风险?

 

       过去20多年,我们在乳腺癌的治疗上有了很大进步。尤其是HER2阳性乳腺癌的靶向治疗方面,不断有一些新的药物获批上市,在三阴乳腺癌方面也有类似FUTURE的研究,但对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的早期乳腺癌(也称之为HR+/HER2-亚型),几乎没有突破性的靶向药物。由于这部分乳腺癌患者约占70%,中国大部分乳腺癌的中位发病年龄为45岁到55岁,属于非常年轻的一个癌症群体。

 

       基于此,monarchE研究应需而生,通过将CDK4/6抑制剂和内分泌治疗药物联合使用,用于高复发风险激素受体阳性但HER2阴性乳腺癌的辅助治疗。

 

图片22.png

 

图2、monarchE研究方案设计

 

       如上图所示,monarchE入组的激素受体阳性且HER2阴性高复发乳腺癌包括:多余4个腋窝淋巴结转移的患者,或腋窝淋巴结转移少于4个但肿瘤病灶大于5厘米,或者Ki67表达大于20%。这些患者在手术之后使用内分泌治疗药物的基础上,联合使用CDK4/6抑制剂阿贝西利。

 

       2020年圣安东尼奥乳腺癌会议(SABCS) 主要研究终点的数据(图3),在全球意向治疗分析人群中,CDK4/6抑制剂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降低复发风险28.7%。绝经前患者降低41.6%。

 

图片3.png

 

图3、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降低乳腺癌患者的复发风险

 

       邵志敏教授介绍,在monarchE研究中,通过将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可以看到患者术后复发风险的降低。患者无侵袭性疾病生存期(IDFS)和无远处复发生存期(DRFS)等数据获得了显著改善。

 

       三、帝王蝶(monarchE)研究,福泽中国早期乳腺癌患者

 

       2021年6月,在美国举办的临床肿瘤学年会(2021ASCO)上,作为monarchE研究的中国牵头专家,复旦大学肿瘤医院外科主任兼乳腺外科主任邵志敏教授介绍了monarchE研究中国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数据。

        

       在整个研究中,共计有501名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中国早期高复发风险乳腺癌参与。其中259名患者在手术之后使用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阿贝西利的使用剂量为每天两次,每次150毫克。对照组共有242名患者单独使用内分泌治疗。

 

       结果表明,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使得中国乳腺癌患者发生侵袭性疾病或死亡风险降低了34.3%(图4)。



图片4.png

图4、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降低中国乳腺癌患者的复发风险

 

       同时2年无侵袭性疾病生存期(IDFS)有临床意义的改善,联用用药组为95.6%,单独内分泌治疗组为92.1%。对于2年的无远处复发生存期(DRFS)而言,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药物的2年DRFS率为96.7%,而单独内分泌治疗的2年DRFS率为93.4%。这些数据表明,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显著降低高危乳腺癌的复发风险。

 

       由于阿贝西利和内分泌治疗需要吃很长时间,所以大家对联合治疗的安全性也非常关注。邵志敏教授介绍的研究数据里,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的安全性主要表现在血液系统方面,有患者会出现轻度贫血,或表现为白细胞和中性粒细胞减少症。联合用药的患者腹泻的概率也比较高一些。但经过对症用药处理,没有出现用药比例的明显下降。总体来讲,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的安全性和耐受性都是良好的。

 

       到目前为止,阿贝西利是目前全球唯一一个在HR阳性早期乳腺癌的辅助治疗临床研究中获得阳性结果的靶向药物。从monarchE的研究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中国乳腺癌患者能从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中获益。

 

       之前,CDK4/6抑制剂已经被纳入CDE优先审评,今年3月阿贝西利成功在中国上市,如果能尽快纳入医保,这款CDK4/6抑制剂定会为更多乳腺癌患者带来治愈希望。【转载自癌度:君临天下,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中国早期乳腺癌患者,术后复发风险大幅降低34.3%】

 

 

举报电话:01058302828-6823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 资讯中心 > 产业